午夜福利合集1000 92在线

人民日報評北京清理廣告牌:是否太一刀切?

2018-11-13

日前,北京正在進行的清理牌匾標識,引來不少關注,正反兩面聲音皆有。贊成者認爲,北京不少牌匾標識“很不首都”,毫無審美可言,摘了並不可惜;質疑者則認爲,像“慶豐包子鋪”這種街邊一層樓高的招牌也被摘了,是否真的科學?是否太一刀切? 

應該看到,無論贊同或是質疑,基點都是出于公共利益。大家的爭議焦點,並不在于北京要不要美麗的天際線、要不要整潔的城市空間,而在于如何實現這一目標。 

與城市相遇,在登高遠眺,也在行走其間。美麗的天際線,清朗的建築立面,都是城市的靓麗名片。駐足黃浦江邊或面對維多利亞港,有那條天際線在,就有上海風情與香港格調。具體到北京,沒有人不會同意:維護故宮、鍾鼓樓、永定門城樓等重要建築(群)周邊傳統空間輪廓的完整,有利于保護老城平緩有序的城市天際線;維持長安街、通惠河等處公共空間的開闊清朗,對維護“北京的符號”是多麽的重要。這不僅是《北京市城市總體規劃》的頂層設計,也是每一個熱愛北京的人的肺腑之言。 


城市的核心是人,要塑造錯落有致、富有韻律的天際線,也要關注到人心的起伏。這其實是一條比天際線更重要的曲線。強化對牌匾的監管職能當然沒錯,對有安全風險的廣告牌應該堅決整治,對違法私設的牌匾就應依法拆除,與天際線一起被清理的“架空線”——那些電線杆連起來的“城市蜘蛛網”,就贏得了無數點贊。然而,也要聽到這樣的聲音:“沒有了那塊熟悉的招牌,迷路怎麽辦?”“牌匾沒了,開車過來更找不著地兒了。”樓頂標志、路邊店招,是城市的表情包、出行的坐標系,沒有了還真容易叫人不習慣。而“3層以上只能安裝一塊牌匾標識”,對于一棟體量巨大、有多個出入口的高層建築而言,是不是有只留天際線,不接地氣的嫌疑呢?如若把有多年傳統的“老字號”的牌匾也換成統一標識,又會不會失卻一些傳統的韻味、多元的豐富呢?人們的討論,也是在期待更務實也更精細、更有效也更接地氣的做法。 

利益高度分化的時期,確實鮮有毫無爭議的公共政策。什麽是判斷的關鍵標尺,什麽是治理的最大公約數?應該屬法治。爲了淨化城市空間、打造美麗天際線,北京新修改通過了《北京市牌匾標識設置管理規範》,清理屬于有法可依。然而,行政法上同樣強調信賴保護原則。那些在老規範下合法合規設置的牌匾標識,其信賴利益是否應該得到保護?這涉及到政府的公信力。而在摘除過程中,在有法可依的前提下,或許也可以考慮一下社會承受力的問題。一言以蔽之,精細化的管理一定是法治化的,也應該是將繡花功夫落實到治理全鏈條中的。 

不妨再看看世界。無論紐約還是東京,都有一條被稱道的天際線,也都有豐富而多元的城市空間。這不是建築與天空交接的生硬墨線,也不是千篇一律的“統一服裝”,而是接納了建築之上、空間之中的人文、曆史與商業痕迹的。對于整座城市而言,這既是裝飾性的,也是敘事性的,是能夠講述城市曆史的。盡管今天,現代城市規劃越來越強調其科學性,但並不意味著排斥城市的自我生長性。人們如此關注北京整治牌匾標識,正是在考量:剛性的城市治理之下,需要爲城市的有機生長留下多少彈性空間。

如果說建築與天空的交界線只是一條沒有寬度的線,那麽政策與人心的交界線應是有公共探討的寬度和溫度的。正因此,讓城市天際線更美麗、城市空間更清朗,一個爲了城市更美好的公共決策要凝聚起更多共識,既需要照顧到城市發展的規律,也需要兼顧各方利益、注重決策的透明化與公信力。畢竟,所有的建築,歸根到底是“人的建築”。城市,是我們的城市。